中国疾病
网站地图
RSS订阅
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驴友故事

唐山驴友挑战玉珠峰

作者:habao 来源:未知 日期:2011-7-23 14:28:45 人气: 标签:
导读:河床的东面是像一堵墙一样矗立的冰川,断面高约10米(图1),后面与雪山相连,不知道有多长。教练说,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雪线一般在海拔3800米左右,空气中含氧量…




  河床的东面是像一堵墙一样矗立的冰川,断面高约10米(图1),后面与雪山相连,不知道有多长。教练说,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雪线一般在海拔3800米左右,空气中含氧量极低,到达那样的高度要用氧气袋,而如今全球变暖已使雪线上升到4700米左右。

  大家慢慢往冰川方向接近,记者感觉后脑勺右侧一块硬币大小的地方发痛,“狼眼看世界”的脸色越发蜡黄,“司务长”说有点儿难受,但都能跟着大部队走。记者近年来多次参加户外活动,感觉中年人是这个新兴运动的主体,他们的毅力、耐力及体能在关键时刻能发挥独特的作用,正如作家狄更斯所说:“顽强的毅力可以征服世界上任何一座高峰。”

  河床里是各种颜色和形状的石头,有的人捡了几块特殊的留作纪念。记者感觉,边走边找石头的举动,无疑分散了注意力,减轻了头痛的程度。

  大家慢慢接近了白色中夹杂泥沙的冰川,可以清楚地看到渐渐融化的冰锥,有的人前去触摸。如此近距离地触摸冰川,对我们3位唐山驴友来说是第一次,对队伍中的大部分人来说也是第一次。大家虽然大多体力不支,但仍硬撑着与冰川合影(图2)。

  我们跟冰川合影留念时,协作组的几个人背着背包从旁边走过去,接近冰川的河流源头被厚厚的冰雪覆盖,他们要去海拔5600米的地方建立突击营地,背包里装满了高山帐篷、绳索等,教练说有30公斤重。

  我们中午12点从冰川往回返,大家均走得比较缓慢,约1公里的路程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。大本营已经做好了面条,吃完饭要自己到河床里洗餐盘,融化的高山雪水非常寒冷,手在水里几秒钟就被冻得生疼。

  我们都或躺或卧地休息了一会儿。“狼眼看世界”有气无力地说:“今天的适应训练非常必要,刚才喘不上气来。”高伟教练说自己原来训练时,每上升500米就下来,反复适应。

  香港的“九龙”与记者闲聊了一会儿。他今年46岁,小时候在国外读书,那时就喜欢登山,目前在香港从事生物工程研究工作,准备在2012年卖掉香港的房子到世界各地旅游。他刚刚从广东飞过来,行李放在乌鲁木齐,在玉珠峰大本营看看就返回巴基斯坦,准备攀登世界排名第12的8000米以上山峰“布洛阿特峰”。他每年都要在世界各地旅行一两个月,以徒步为主。相对于我们这群驴友,大家说他可以称为“攀登者”。

  记者认为,如果有很强的经济实力,这样做无可厚非。如果把仅限于“玩”的事情当事业那样投入,甚至像一些盲目探险的人那样付出生命的代价,是不值得的。

  下午1点半,刚才晴朗的天空又飘起了雪花,教练召集正懒散聊天的驴友们乘车返回,约一个半小时回到了西大滩。记者在车上睡着了,下车后觉得很不舒服,轻微头痛。好在与几名驴友交流后心里有了“底”——几个人均头痛。有的人去找队医测了血氧值,大多正常,队医说从大本营下来,几乎所有人都会头痛,只是有的人不说而已。“狼眼看世界”说头痛得厉害,到房间去睡觉了。

  天气又晴朗起来。下午3点多,我们几个人坐在旅店门口,脱了鞋晒太阳,享受惬意的午后暖阳。另外几个人坐在旅店大厅内喝水、聊天、听音乐,真正是百无聊赖。一位上海驴友说,日本有位登山家说过,等待也是登山的一部分。

  这句话未能考证,但确实如此,登山前,要等待自己的身体适应高原反应,要等待天气的“配合”
本文网址:
共有: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发表评论
姓 名:
验证码: